因为我是天使所以我选择日卡

佛人牌子——雷卡过激洁癖谢谢

他们终于结婚了呜呜,要哭了。今天开心死了全场都是仙女啊啊啊啊!!!!!买了很多还有老师送了无料(我死了——,全场气氛都很棒,全场雷卡cos要我命呜感谢今天所有愿意签名的老师和太太们!!!(字糊了哭,回家裱起来。己经瘫床上了好幸福!!!今天非常开心!

占tag歉

想印雷卡无料,那就印吧,封面排版快乐弄完
当一个随性的雷卡女孩,懂得随性才能快乐( gun
盯着厂家帮我弄不知道赶不赶的上茶会……赶得及估计也是要吃完。我可以硬塞吗?(不,你会被打)茶会孤家寡人的我很方(慌
没人要无所谓,大不了回家强行塞黑历史多好( ni
我家没有墙糊也没有桌子,留下多少我直接吃了挺好的。
并没打算印多少就是想印黑历史第一篇雷卡完结有事没事瞅瞅当年无知天真少女的我。
我不说了我说不下去了,如果您不介意家里多一件废品欢迎带走,吃太多纸我还是怕死

#灵感源自表情包,如有雷同,敬请谅解#

卡米尔:大哥。

雷狮:怎么?

卡米尔:想问几个问题,今天一个女同学告诉我的。

雷狮:你说。

卡米尔:如果我们结婚了的话……(被打断

雷狮:不是如果是一定。

卡米尔:好,那我们肯定有房……(被打断

雷狮:房产证写你名字。

卡米尔:我和大哥的妈妈同时掉水里……(被打断

雷狮:救你。

卡米尔:假如我怀孕……(被打断

雷狮:你想怀孕?(笑

卡米尔:……(冷漠盯

雷狮:好嘛开个玩笑而已了。

卡米尔:如果我怀孕难产……(被打断

雷狮:趁孩子还没出来我们去绝育

卡米尔:我如果是怪物……(被打断

雷狮:巧了我也是。论资格我还是一大怪物。

卡米尔:好了没了。

雷狮:感觉你未来老公靠谱吗?

卡米尔:余生请多指教,大哥。

凯莉:……你们是不是忘了我还在后面??

(说好不更了修练今天看到一表情包又没忍住,嘿嘿嘿姨母笑)

关于全家福
(差别待遇

你: who are you?

雷狮:你爸

你:红围巾的?

雷狮:你妈

你:……金毛?

雷狮:狗

你:……那个?

雷狮:嗯?

……
……

雷狮:拖把

再会!

昨晚和外圈的一位文手老师彻夜长谈,突然在同人这一方面的概念提高了一个新层次。综合讲
随便ooc是对原有角色的极大不尊重。
而这类ooc是完全没考虑原角色抄起手机就是一阵写的那种。
一腔热血总是好的,但热血冲头而没经过酝酿出的作品往往是失败的。
如果没有过硬的技术,就好好练!到头来退圈了还要抱怨一句没人关注你。
我就是这种状态了吧,但退圈没想过,人生匆匆来回数个日月,好不容易遇见了那对心中最美好理想的cp怎么可能就走了,好了,己经决定了
闭关修练,某天彻底能把握了就回来了。
时间可能很长,或是很短,很有可能大半晚上突然敲爆某文手老师的小窗求经验( ngun
总而言之
再会!
(占tag歉

我对象是我哥该怎么破?{一)雷卡

#霸道总裁and花店老板的狗血恋爱( bu

# ooc有点崩请注意

#瞎jb乱写纯粹偷懒文笔agfziyrvki

#随缘填坑

#我永远喜欢小标题可以鱼

1)
如果有人喜欢晨跑,就会在那条巷子的尽头看到那家花店,少年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摆弄着玻璃窗口的那一束满天星束理着。

当你远望着感叹岁月静好时,是你没听到花的哀嚎。

卡米尔看看已经要秃了的满天星,默默抽出来又神态自若的掏出一把新的一束满天星插回去,欣赏了片刻。

挺好的。

卡米尔满意的想着似乎为了应合自己的话还极其应景认真的点点头。

2)
初见雷狮的情景可以让老友小说家凯丽写出一大篇文艺言情小说。

卡米尔表示自己没感觉。

在夕阳落暮的时分,阳光轻射在卡米尔脸上,略微刺眼,但并不使人生厌,挺温柔的光嘛——

一个身影然出现在门外,通过玻璃窗看的透彻,笑的张扬狂肆却并不令人讨厌。

是最后的光一样。

好看的轮廊勾线成分分明明,突然就愣住了,似是心中被猛的来了一下。

接着那个身影抡起拳头打爆了后面跑来的一个人的脑袋。

卡米尔选择报警。

3)
……
……
“警察叔叔我说了是未成年间的打闹——”

雷狮略带不耐烦的皱着眉,再一次重复了一次己经说了个把小时的话。卡米尔再次面无表情盯着桌上放的端端正正的身份证重复了一个同样重复了个把小时的话

“雷狮——男——今年25岁。”

气氛比较微妙,警察叔叔眼角猛抽,看的雷狮心烦“麻烦眼睛有病就滚去治。”

4)
最后还是把医院里躺着的人抬到局子里来帮雷狮开脱,如果无视雷狮掐着对方伤口的手的话,卡米尔都替他痛。

“这是我弟……嘶,其实就是我们俩兄弟间闹着玩。”

鬼才信——大家心照不宣的微笑。

前者皮肉不多的躺在移动病床,满脸绷布显的瘆得慌。

卡米尔于心不忍的转过头。

“噗”

雷狮注意到了这一细微的声响,挑挑眉。

有意思的家伙。

5)
“喂!小子!”卡米尔正乌龟赛跑的速度往门口移动,一听见那个听了整整5小时的声音就脑袋大,脚步一顿,准备,跑!卡米尔飞了出去。

路上行人人人惊叹于这两道风一般的身影。

你追我赶,我跑你追——屁,卡米尔只想骂娘,但他没有娘骂所以放弃了这个念头。

男人都是怪物,近八千米的路程在他俩用短跑50米的的速度冲完后,卡米尔站在门口不停喘气时,一抬头就对上雷狮笑眯眯的脸来。

按后来雷狮的话讲那是爱情的力量。

6)
形成了这样一副大眼对小眼的奇怪场景,雷狮懒散的靠在店门口,卡米尔则警惕的站在距离几米开外的收银台。最后雷狮放弃瞪眼游戏先开了口“想什么呢?”卡米尔不回答,只是手上不停歇的摆弄那一束秃了的满天星。

“你叫什么名字?”

……我听不见我听不见,卡米尔假装自己聋了

“你不怕我报复你?”

……卡米尔继续心理暗示进行自我催眠

“你该给我道歉吧我都送到局子里了。”

……不听不听我不听

“虽然局子我是老顾客。”

……

卡米尔在考虑把手里的满天星塞进雷狮嘴里。

“不过是说你挺好看的。”

……

被夸了的卡米尔放下了蠢蠢欲动的爪子。

“我挺好你这口。”

……

……

“呵呵”

花店那晚传来很久吐口水的声音。

7)
雷狮不爽,非常不爽,敢这么对他还能好好活到现在的估计只有面前这一人,偏偏他还发不出火奇了怪。

雷狮对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感到烦躁起来——被一个比他小的男生塞了满嘴花支子越想越不爽致浑身上下布满黑气和怨气。

卡米尔担心客人会不会被那一团黑色不明大型物吓走。

8)
“抱歉……”

一瓶水被猝不及防的塞进雷狮手里,随之而来的是卡米尔的声音。澄澈的蓝色眼睛中透着歉意。

“啧。”

一肚子的火气不知怎么就融化在那一波汪洋的蓝中了。

“哼,道歉勉强过关。”

9)
卡米尔轻叹一口气突然一个转身把身后不远处的雷狮抓了个正着。

雷狮似乎并没有应该有的窘迫反而好奇的挑挑眉“怎么发现我的?”

是个人被个大老爷们儿跟了一个上午不发现才是傻了吧?!卡米尔突然又脑子痛起来。


10)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你名字吗?”

“那行吧你多大了?”

“喂你在听吗?!”

卡米尔在后悔今天自己为什么要出门。

待雷狮自言自语到口干舌燥,终于抬起头来“你TM的……”

猛的温度从手中弥漫开来。

不知什么时候卡米尔弄来的热水塞进雷狮的手中。

雷狮眨巴眨巴眼,突然笑起来。

卡米尔转过脸去,略有掩饰的不自然的拉拉围巾。

入秋的风是冰冷的,雷狮比起裹的严严实实的卡米尔穿的简直少的可怜,就一件单衣,跟着卡米尔走了近一上午,前者似乎并没有感觉到冷,但脸部肌肉被冻僵后拉出笑来。

是真的丑。尽管雷狮本身很好看。

卡米尔不想让自己眼睛受伤。“……对了,我TM什么?”

“?”雷狮一愣,才想起自己刚刚差点要骂出来的话,闷了口热水把细胞激活

“你TM真帅”

劳什子让我有点心动。雷狮硬生生和着水一起咽下去了后面的句子。

水有点烫

最新统计

晋级:                       真爱
安莉洁:42223          270
雷狮:37611              556
安迷修:35924          533
嘉德罗斯:33247       262
格瑞:24698              574
金:20506            1162
卡米尔:16783          498
艾比:13987             101

复话:
凯丽:20207              175
蒙特祖玛:13285   106
雷德:11158              53
丹尼尔:10029          73
小黑洞:9178         5
梅莉:8232                4
罗德烈:6128     19

总票:303196 真爱总票:4391
(其实大家一起的力量真的很大

目前全出场,海选赛结束
复活赛将开始
目标
送孩子们回去,能送多少送多少!
接下来是本站
友军们拿好机关机扫出一条路来
千千万万求不一次断,好歹是留几个到最后

作为一个雷卡and卡厨非常疯了今天
从一上午的浑浑噩噩
不安真的很多
到了从下午开始
炸了
两字
老师们拉票让我很想哭,感动
然后就是群里百个人一起绷紧神经紧张了一晚上
倒处拉票真的一堆人
那种气氛……
我除了到现在都在发抖的手不知道说什么了……
好人一生平安
卡最后两小时票开始爆炸
一小时左右成功反超
我属于两分钟看一次疯一次
差点唱出国歌表达情感
然后继续绷
一堆人死死盯住后位
反正
最后十分钟是倒计时的
最后那刻更新刷出来
除了无限感动骄傲还有什么
谁说卡厨没人

就算真的少爱也一点不会少!
希望孩子能在我们的爱下走的更远!!!
送卡米尔到他哥身边
首先
我们成功了一次
所以?
继续加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入凹凸圈是缘
如何都要
不留遗憾的努力到最后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系列)

迟到/雷卡/

雷卡场外捏造ooc慎
歌手雷/学生卡
巨短小灵感来源昨天听到的歌
强烈安利周杰伦的七里香
超!好!听!!!
删了很多黑历史在摸索人物性格修练中……
考前乱码,很辣鸡

  蝉鸣声在放学后的教室显的格外清晰,校园一片宁静唯有角落口的那个教室中仍传出笔过纸张沙沙的声音。
  少年的汗珠从柔软细碎的黑发中流过脸颊优美的轮廓,紧皱的眉以及死死抿住的唇无时无刻流露出主人此时的焦急。
  卡米尔一脸深仇大恨的盯住在看到班主任丹尼尔笑眯眯的在放学铃响后发下的试卷。蓝色的眼中闪过不耐却最终化为无奈。面无表情的机械一般开了外挂模式。学霸气场全开猛的扑上桌子笔尖飞速划过。
希望来的及。
  卡米尔分神安慰自己一句顺手划去分心片刻"解"写成的“雷”。

 

  “啊啊啊啊啊啊!!!!!”
  粉丝疯狂的尖叫使后台的雷狮再次将手中的易拉罐啤酒捏变形,满脸杀人的表情瞪向舞台的方向。
  有个没马的傻逼玩意儿在上面放骚。
  用雷狮的肾都可以想到安迷修怎么样在台上对付自己的粉丝美丽的小姐什么云云的。
  偏偏他雷狮最他妈不吃这套。眼角不经意亦是有意瞟过贵宾席位的家人的位置。突然凸现出耒的空位使得雷狮更加暴躁。
  如果允许平常雷狮己经杀到班上了。偏偏这他马上要上场以及这次演唱兼见面会及其重要。雷狮往地上啐了一口“蹭”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无比顺手的捞过台上那个刚刚被自己鄙视过的男人的外套从中摸出安迷修手机来。谁让他手机掉卡米尔床上了呢。亮屏便是活力四射的提示音“叮!今天的骑士有执行骑士道吗?”
  “……”
  瞬间有了将手中的物体直接砸地上顺便两脚踩上的冲动,想到了安迷修下场后百分百十六分贝的尖叫声准会让他忍不住动手揍人导致演场会毁掉生生忍下来。吐出一口浑浊的气体平复三秒心情后迅速划开屏幕点开拔号的键盘生怕看到什么傻逼的骑士道让他忍不住拆了手机。熟练打出一排几乎刻在心上的号码。
对方很快接通了电话。
  “大哥。”
  “卡米尔。”
  几乎是异口同声而又毫不犹豫的喊出对方。
  沉默几秒后雷狮清楚听到少年奔跑而微微喘的气音。不知怎么一肚子的火气就跟烟一样化走了,语气却是没好几分“你人呢?”
  卡米尔在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心虚慢了奔跑的速度“抱歉大哥我…………”
  “行了我知道又被你班那破丹尼尔拖堂了吧?!”不等卡米尔说完雷狮不爽的声音己经直冲了出来。
  卡米尔似乎被雷狮对班主任的称呼逗到了吃吃的笑了两声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愧疚,真是,次次雷狮弄演出自己都没有守了约定“嗯……抱歉大哥答应去看你的演唱……”
  “别别别!算我服了你了,抱歉抱歉抱歉干什么抱我知道没?!别跑了你,到时累的走不动心疼的还是我,你去场地后面的小山丘等我,你到的时候我应该下场了。”那头明显要上场了,声音多的嘈杂了片刻只剩下了“嘟嘟嘟嘟”的挂机声。
  卡米尔脚步缓了下来眼角不经意的流出笑来。

 

  意料之外的当上了山丘时己经有人先来一步了。
对方站的相距50多米左右是令卡米尔恋了十多年的人。指尖拔动吉他的音。开口,微微懒散又带着常人从不曾所见的温柔的声音。

“窗外的麻雀 在电线杆上多嘴
你说这一句 很有夏天的感觉
手中的铅笔 在纸上来来回回
我用几行字形容你是我的谁

秋刀鱼的滋味 猫跟你都想了解
初恋的香味就这样被我们寻回
那温暖的阳光 像刚摘的鲜艳草莓
你说你舍不得吃掉这一种感觉

雨下整夜 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院子落叶 跟我的思念厚厚一叠
几句是非 也无法将我的热情冷却
你出现在我诗的每一页

雨下整夜 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窗台蝴蝶 像诗里纷飞的美丽章节
我接着写 把永远爱你写进诗的结尾
你是我唯一想要了解

雨下整夜 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院子落叶 跟我的思念厚厚一叠
几句是非 也无法将我的热情冷却
你出现在我诗的每一页

那饱满的稻穗 幸福了这个季节
而你的脸颊像田里熟透的蕃茄
你突然对我说 七里香的名字很美
我此刻却只想亲吻你倔强的嘴

雨下整夜 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院子落叶 跟我的思念厚厚一叠
几句是非 也无法将我的热情冷却
你出现在我诗的每一页

整夜 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窗台蝴蝶 像诗里纷飞的美丽章节
我接着写 把永远爱你写进诗的结尾
你是我唯一想要了解”#借词周杰伦七里香#

在卡米尔捂住脸的顿时,雷狮扯出一个笑“赶不上演唱会没关系。我只想给你唱,只会给你唱。”
“唱一辈子,你想迟到都迟不了。”

我的情敌——雷总

成绩出来了——
高一:1711班 卡米尔
高二:1632班 ⅹⅹⅹ
高三:1514班 雷狮

“哇!你们看啊,这次期末高一和高三的第一名又是那两兄弟呢!”
“是啊是啊,听说哪雷总弟弟在初中次次都是第一呢。”
“这话讲的雷总不是似的,高中三年哪次考试不是第一。”
“话说雷总真是我们学校的一大神奇——社会我雷总,人狠话不多。天天搞事,逃课,其实人家成绩还好,实力够强,没人打得过他,学校也拿他没办法。”
————
人群为在成绩单前议论纷纷,我冷笑着注视着他们,眼神中带着看透世界的光
呵,ga。
随后又忧愁的叹息,我家卡卡千好万好怎么就从了雷狮那个——

这话还得从开学那段日子讲起,我成功的和我的初中三年暗恋对象卡米尔分到了一个班——
我激动差点就没从楼上跳下去了,幸好我闺蜜阻止了我。
我闺蜜不止一次跟我说,雷狮——哦,讲白了应该就是我们高中的社会头头。人送称号雷总。
看人不爽——打
让他不爽——打
手痒了——打
就这么肆无忌惮这样学校浪开了,可是没办法,人家长得帅了,成绩好有背景有实力,敢放屁吗你?
卡米尔,就是他弟弟。
当时天真的我还嫣然一笑,挺好的呀!我和我家卡卡喜结连理的时候他还能来吃个喜酒。
然后我闺蜜用看智障一般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你不知道雷总弟控出了名的吗?初中的时候雷总天天像个偷窥狂一样逃课到我们学校来看看卡卡上课,下课就把卡卡拉出去你忘了吗?”
……??
所以说少女你想说明什么?
“哦,那个初中变态是雷总啊——”我不以为然
闺蜜看着我,这孩子迟早是要死。

第一次月考结束以后,为了庆祝我家卡卡考了第一名,愉快地邀请了我闺蜜去前门吃饭,我们欢声笑语,我们花枝乱颤——
在一口喝完一大杯奶茶以后,我立下了豪言壮志“我迟早有一天是要上卡卡床的!”
“噗!”
我闺蜜把她嘴里的可乐全吐在了我身上
真TM恶心——
“卧槽你吃shi啊你!恶心死了!”
闺蜜不慌不忙地擦掉嘴边的可乐,极其认真的说了一句“你迟早是要被雷总锤死的。”
“那也要他锤不锤的到我!”
闺蜜看着我冷笑一声
“你的亲爹还有五秒到达战场。”
说这话的时候我们转过一个拐角——

俗话说的好,转角遇到鬼。

然后我就看到了雷总把卡卡按在拐角的墙上啃,啃嘴的那种——
我的笑容僵在脸上,心中只有两个大字
卧槽
雷总注意到了我们,放开了卡卡,不耐烦的啧了一声,低下眼来看我们。
“打扰了——”相信此时我脸上一定非常精彩,对面两个当事人却像没事人似的,卡米尔极其淡定的理了理自己面前的围巾“大哥,我同学。”
“行行行,我不搞她们不就是了,你们还打算看多久?嗯?”
“我们现在就走——”我闺蜜拉住僵住的我就往外拖,此时我终于反应过来,不知道是脑抽筋的还是怎么的,突然气血一冲“请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然后我想我可能是要死了。
没想到对面的那人愣了一下,突然笑出声来“如你所见,上下关系。”
???
见我满脸懵逼
雷狮难得好心又跟我解释了一遍“操与被操的关系。”

……
……
……
然后前者饶有兴味地等着卡米尔的评价,卡米尔面无表情的看了雷狮一眼。
“满嘴骚话。”
……
“哟嚯,养不熟的小白眼狼,明天不想来上学了吧?”雷狮挑眉,随后转过头来给我们做个招呼“帮卡米尔请今天和明天的假。”长臂一张将卡米尔直接抱走。

不久我对我闺蜜说“雷狮这个大猪蹄子。他害我失恋了那个妖艳贱货。”/哭/

/这就我日常了,日常想上卡——情敌紫,攵笔辣鸡小学生,口下留情谢,祝食用愉快。/

哈哈哈哈我要死了,昨晚凌晨睡不着10分钟的乱搞——我可能是疯了吧我
/自娱自乐模式已开启/
/今早起来自己被昨晚吓到了了解一下
/
什么狗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