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佛人牌子——雷卡过激洁癖谢谢

求!代!购!!

求12.15cp23代购,要代购的东西只有雷卡的——无限求无限求怕错过任何雷卡本,只要能芾到的话什么价都可以出。
妖都2.0凹凸也求代购,还不能确定能不能去——总而言之先求,要代购的无非就是雷卡的本本,或者一些无料。
我没啥要求我想要的东西都在雷卡不需要你到处跑的。
我希望小可爱们如果愿意的话能帮一下我这个废人(哭辽

敌对恋人关系

“嘶——”少年倒吸一口气引来男人侧目。

“我下手太狠了?”男人挑挑眉

少年理都不想理他看了一眼刚取出的子弹磨了磨牙,半晌恶狠狠甩出一句“我迟早弄死你。”

“嗯,我期待着。”男人笑着问“今晚还是提拉米苏吗?”

“糖加多点心情不好”

当男人躺在床上一身血时,少年却更不高兴了“你他妈傻啊!?老子打你不知道躲吗?!”

男人闭着眼装死“我死了。”

少年被气笑了,转身就走

幽幽传来一句“不要糖。”

……
“闭嘴你见哪个死人能吃饭了?!”

失忆恋人

卡米尔失忆了,这是雷狮在那个令人烦躁清晨发现的。在昨夜中一个星体撞上飞船系统紧急降落中途不知道撞到了什么总之那一撞把飞船里的两个驾驶舱的人都撞晕了。
雷狮是被冷醒的,搓着鼻子起身的时候一不小心一口冷气吸入呛到他连连咳嗽。
——草,雷狮眉头差点就没皱成一坨了,昨天什么情况?转过身去拍醒还在地上的小军师“喂喂,卡米尔,起来了。”
当卡米尔的眼皮抬开的顿时雷狮一下控制不住面目表情就笑了“啧,这冰地板的看你还睡得蛮舒服?”意料之中的“大哥也是。”不冷不淡的声音并没有出现。雷狮没由来的笑就僵了。
“你是谁?”

雷狮愣了愣,半晌牙齿狠狠咬过嘴角,挤出来一句“搞屁啊……”




卡米尔做康复训练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已经逐渐适应了雷狮和自己的身份但记忆却没有像那个所谓的星际第一医生所言想起任何记忆。
不会有这样的对话在宇宙海盗的飞船里出现
“认识我吗?”
“不。”卡米尔回答的很真实。
然后他大哥就会揉着他的头说“没事,大哥永远是大哥。”
也许这话是病句,但卡米尔却很喜欢。
雷狮似乎对他总有永远的耐心。



自从卡米尔失忆以后,雷狮总喜欢在半夜爬到飞船的外面吹风,看着漫天辰星,鼓膜被风声震的震天响,啤酒瓶在手中逐渐变形。
——要疯了
卡米尔再不想起他真的要疯了,明明爱人近在咫尺,却什么也说不出口,雷狮盯着已经完全烂掉的瓶,毫不犹豫的扔掉,瓶子在飞船外壳上发出清脆的落地声,和雷狮的声音一起响起。

“屁的康复治疗。”


卡米尔在失忆后第一次和雷狮一起走到船舱外面来,雷狮说会给他一个惊喜,他盯着表针几秒后点头“大哥,只有10分钟,飞船航线图我还没画完。”雷狮看了他一眼,哼哼两声直接出去开门了。
卡米尔摇摇头,又跟了上去。



喜不知道在哪,看到雷狮站在飞船边缘之处朝他展开双臂时卡米尔却是实实在在惊了,脚步突然也不稳,尽可能的假装平静却根本也掩饰不住声线中的颤抖“大哥……?”雷狮却是一脸无所谓,对着卡米尔又一次拉开嘴角,狂啸的风声将雷狮的声音和发丝一起冲往空中。
“卡米尔……you jump。”右脚轻松一蹬,在卡米尔震惊的目光中,躺入一片空中,却被惊慌失措直接扑到边缘的卡米尔抓住,他吼着“大哥!!!!!”
雷狮的笑意未褪半分,他一个一个板开卡米尔的手指“你还是不懂……”在那瞬间开始急速下降,卡米尔直愣愣看着自己的手,几秒后,甩开手中拿着的文件,没有半点犹豫一跃而下。

——去他妈的10分钟

触到雷狮肩膀的顿时,立刻借着风力狠狠撞上雷狮的嘴唇,在雷狮戏谑的眼神中,狠狠累赘一般的外套甩掉,声音坚定而有力“l jump!”

“大哥,我不是孩子,我懂。”




“卡米尔,想起我了?”
“不。”卡米尔摇头。
“?”雷狮忍不住偏头看了旁边那个小男孩一眼。
“我不记得你,但我感觉……”

“我会喜欢你。”

迷信

俞_YU:

转发这个太子,再吓人的预告都能变成雷卡大糖🙏🙏🙏

三月更新一次2018.9.16
截至今日所有本子加明信片(妹妹家和她恐怖的眼神。
目前求以下

占tag无限歉!!!

朿俞一《七日樱花特典》一
凌子一《是暖》-
莉莉一《恋人们的森林》一
油麻一《风暴》一
龙一《无爱之爱》-
龙-《WILDER》无料(无爱之复后续)
龙-《Chasing》一
漱边《春寒料悄卷一》一
梦子一《花语篇》-
Janek-《KITSCH》-(这是本主瑞金副雷卡?
樱桃一《暮色夜行》一
BIUE白(i催)-《Solar Term》(节气合志)一
雷卡大小方头
卡米尔激推
雷卡啾星星
武爹雷卡心吧唧

有复数武爹本x2
湾家合志可换

今天也是普通的一天

Ooc有
雷卡,瑞金,安艾一丢,注意不要踩雷了

雷狮是这一届高三出了名的弟控,丝毫不夸张的说雷狮面对其他人左眼就挂上垃圾右眼挂上呵,摆出一副老子他妈是你爸爸的模样,但卡米尔是不算在其它人的范围,某些有眼晴的人有幸看到雷狮和卡米尔走到一起过,不敢正眼去盯,眼睛恨不得脸上再生一只的用争光去看。

瞬间闪瞎

雷狮明晃晃的左眼写着可爱,右眼写着我的。脸上那份子莫名而来“老子弟弟这么可爱你们有吗!”的自豪感。

安迷修简直没眼瞧,然后艾比址了扯他的衣角,问

“没马骑士,那是你们班的人吧?”

“嗯……”屁,瞧他那样都快上天了,这分明是个神仙。安迷修掏出手机来了个花式雷狮犯傻九连拍后对艾比说“艾比小姐我们走吧,委屈您可爱的眼睛了。”

  雷狮是个极牛ⅹ的人物。但他犯傻从不算少,面面俱到卡米尔。

格瑞在感悟这句话时用一个无比优美的美式字符结束了考试试卷,然后他看了看周围,安迷修在和试卷一决雌雄,雷狮在——“雷狮!!!幽会周公了??!!”老师愤怒的声音响起,格瑞默默地想,不,他在梦里和卡米尔幽会。如果是周公,也是周米尔。雷狮彼声音一惊,一个鲤鱼打挺从桌面上弹起来“老师您好老师再见老师辛苦了晚安。”

一口气连下来丝毫不拖泥带水,标准的主持腔让格瑞差点没忍住吼一句“好!”
老师想跳楼,揉揉太阳穴略带疲惫的说“你试卷交上来。”

“好的!”

雷狮表情正常平静,安迷修一脸幸灾乐祸,格瑞开始数试卷上的字。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一刹间,老师低头的瞬间,雷狮一个风骚走位一把抢过安迷修的卷子划去名字笔心一转划上雷狮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然后交给了老师。

雷狮回到座位上,安迷修魂癫癫的掏出一把玩具刀,一字一勾的说“我想杀死你。”

格瑞相信安迷修的真心。

放学后三个人一块走,今天约好了吃饭。在雷狮和安迷修纠缠了整个下午的去吃什么为此扬言要杀他妈的全家,格瑞作为唯一的目击者可以证明,事情是这样的。

“吃串去!”

“吃烧烤是不干净对身体不好,在下主张吃面食!”

“傻逼骑士你他妈天天除了放屁你还会什么?老子吃到现在也没见老子死了。为什么啊?!”
对啊为什么啊?格瑞也表示很苦恼。

“不行!恶党你别想了!”

“我靠……等等,你们全家死了安静。”

格瑞想,他的全家没死,权当雷狮在放屁。

安迷修“格瑞把我的刀给我。”

最后卡米尔的一句话就解决了“先去买点面食再去撸串。”

蛋糕店里,雷狮和他弟。安迷修和艾比,格瑞和金。
有一个招牌卖的很好,与是乎尝了一下的卡艾金立刻眼睛发光。“好吃!”

安迷修曰“艾比小姐这么好看,前段时间说减肥,现在更美了,所以咱们先买一块好吗?”

格瑞曰“……说好减肥又反悔?只买一块,你撒娇我也不会改变主意的……两块。”

卡米尔看着,想起自己的体重,希望雷狮让自己克制一点,可他低估了他大哥疼他的程度,雷狮仅思考了一秒就让体重都去死了“老板,这个蛋糕剩下的包了。”
体重是什么?能比我家卡米尔开心重要吗?

……

卡米尔看着雷狮邀功的眼神,干巴巴说了句“谢谢大哥。”

几个人在烤串,卡米尔并不喜欢,与是并没有参加只是默默吃蛋糕,听到雷狮在那叫“滚滚滚滚滚,这是卡米尔的位置。”然后开始和叫丧一样“卡米尔!"大有一副你不来我吵死你的模样。

卡米尔深深皱了眉,作为甘食拥戴户他是拒绝的,可是大哥很吵,没办法了。

他叹息一声,看了看自己的蛋糕……

卡米尔坐了进来,雷狮当即就打算把串往人手里塞,

卡米尔摇头说“我有了。”

手中的竹签上穿着蛋糕。

所有人愣了。

卡米尔有点不解,歪头问“不行吗?”

心灵重击!!!!

雷狮立马笑着说“当然行,卡米尔真聪明。”

在安迷修和格瑞眼神之你的原则呢?的质问下。
雷大爷揉了把卡米尔的头,然后回答

死了。

不,

我弟弟就是原则。

安迷修翻了个白眼,默默叨了一句“死gay。”

然后措不及防的被格瑞一脚踹到地上,只见安迷修满脸懵逼,对上格瑞冷漠的表情,再看看旁边成对比叫个不停的金。

他站起来,拉过艾比,句句真挚“我们不属于这,我们离他们远点。”

雷狮挑着眉看着安迷修像突然老了几十岁的老马般的背影,好笑的问“格瑞,你踹他干什么?”

“他骂我们四个。”

???虽然不明白但应该不会有问题。

格瑞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男人

占tag无限歉!!!

朿俞一《七日樱花特典》一✘
凌子一《是暖》-✘
莉莉一《恋人们的森林》一✘
油麻一《风暴》一✘
武-《TEMPERATURE》一✘(暂时找到人出
龙一《无爱之爱》-✘
龙-《WILDER》无料(无爱之复后续)一✘
龙-《The truth that you leave)(=过
去捏造)一骨科堆放地一✘(暂时确定用小册子预警换出
龙-《Chasing》一✘
漱边《春寒料悄卷一》一✘
梦子一《花语篇》-✘
Janek-《KITSCH》-✘(这是本主瑞金副雷卡?
樱桃一《暮色夜行》一✘
BIUE白(i催)-《Solar Term》(节气合志)一✘



这是一个长期有用的说说!!用生命去求这些本子!!!!有了它们我就圆满了。(渴望收齐所有雷卡本子,只要不要h死我我都吃!!!!最好是原价出(你不要做梦了。请有意出的太太,一定敲我啊!!!!我给你们哭着唱好运来。(???等等

价格好说,请不要遗忘了我。♥

当死亡之既的从容

喉咙中干涩的只留下了咸咸的血腥的味道。眼睛痛苦而疲倦的努力撑开着,天空是血红的,刺眼的,绝望的。他不喜欢,他偏心星空般的耀紫,深海般的蓝。他想要闭眼休息了,他太累了。但是那个声音又在呼叫他了,很吵,这让他不得不在睡去与醒来的边缘不停挣扎。

有人说人死的时候会回忆起这一生的种种,他总算体会到了,零零碎碎的片段在他大脑中拼起,记忆开始清晰,他想,按照正常发展,他现在应该死去了。与是他绝心闭眼,但那个声音又咆哮起来了。

究竟是什么……究竟忘记了什么?快想起来啊……

他睁眼,焦虑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当白色的头巾飘入视线,他笑了,啊——想起来了。

大哥,我的大哥啊。

他感到雷狮抱着他,有力的心跳终于弥补了那一片残缺,他太困了,他遗憾不能见证王的胜利,遗憾不能伴随王接下路程。但他不恐惧黑暗,他知道,雷狮终将再次拯救他,他永远不会死亡,因为他的灵魂为王所生,而只因王所灭。所以,他只是长眠。

——————————————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雷狮的眼泪,紫色的眼中的液体因我而出现,我很喜欢很自豪。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哭,也许我分不清脸上的究竟是我的泪还是雷狮的泪,不过我一直在笑,我紧紧牵着我从不敢去触碰的神,希望能得到勇气,与是我说出我顾虑折磨我千千万万个日夜的真心。我承认,我胆小懦弱,太害怕失去雷狮,害怕神明不会容他那点心思而影响。但现在没关系了,我终于心甘情愿的为我的神奉献上了我唯一能一提的物品,我的生命。而作为奖励,我将被赦免一句渺茫污肮的语句以神明所过耳。

我说“大哥,如果我说……我爱你,从生命的开始到世界的终结,你会接受吗?”

我看到雷狮愣住了,然后在我不安的注视下他亲吻了我的手背“我接受。”铿锵有力。

我笑的更开心了,尽管我不知这是安慰还是对手下的怜悯。但神明与他相视了,这是真心。我异常的安心了,困了我多年的锁终于打开了。我想要抱住雷狮,但我的血流尽了,我没力气了。所以我微笑说“那么大哥,我睡一会,将我叫醒时,不要忘了……”

我睡了,梦里有雷狮的怀抱和身影还有无数声卡米尔。

最后我不知道幻想何时结束,而现实又何时开始。

但我不怕黑暗,我知道,我的王终将再次将我唤醒。




(很久之前就想写死亡的时候他们之前的感觉,因为彼此信任,所以不惧死亡,相信那不是死亡那会是长眠,终将会有一天,他会被对方唤醒。——是在飞机的时候写的,七夕想过来已经来不及了,把之前的翻出来,今天混一下)

他们终于结婚了呜呜,要哭了。今天开心死了全场都是仙女啊啊啊啊!!!!!买了很多还有老师送了无料(我死了——,全场气氛都很棒,全场雷卡cos要我命呜感谢今天所有愿意签名的老师和太太们!!!(字糊了哭,回家裱起来。己经瘫床上了好幸福!!!今天非常开心!

占tag歉

#灵感源自表情包,如有雷同,敬请谅解#

卡米尔:大哥。

雷狮:怎么?

卡米尔:想问几个问题,今天一个女同学告诉我的。

雷狮:你说。

卡米尔:如果我们结婚了的话……(被打断

雷狮:不是如果是一定。

卡米尔:好,那我们肯定有房……(被打断

雷狮:房产证写你名字。

卡米尔:我和大哥的妈妈同时掉水里……(被打断

雷狮:救你。

卡米尔:假如我怀孕……(被打断

雷狮:你想怀孕?(笑

卡米尔:……(冷漠盯

雷狮:好嘛开个玩笑而已了。

卡米尔:如果我怀孕难产……(被打断

雷狮:趁孩子还没出来我们去绝育

卡米尔:我如果是怪物……(被打断

雷狮:巧了我也是。论资格我还是一大怪物。

卡米尔:好了没了。

雷狮:感觉你未来老公靠谱吗?

卡米尔:余生请多指教,大哥。

凯莉:……你们是不是忘了我还在后面??

(说好不更了修练今天看到一表情包又没忍住,嘿嘿嘿姨母笑)